彭顺龙:扎根戈壁 奉献石油

    彭顺龙这样说

    2020年7月8日,习近平总书记给中国石油大学(北京)克拉玛依校区毕业生回信。在《新闻联播》中看到这一消息时,彭顺龙格外激动,他说——

    “新疆的发展前景非常广阔,年轻人在这里是大有可为的。希望同学们勤奋钻研、攻坚克难,一起把祖国的石油事业搞好!”

    自参加工作以来,彭顺龙就立志报效祖国、献身石油。所以,即使退休后,他依然坚持每天上班,他说—— “60多年来,我一刻也没有忘记党和国家的培养、恩师的教诲,以及‘我为祖国献石油’的誓言。”

    自参加工作以来,彭顺龙就立志报效祖国、献身石油。所以,即使退休后,他依然坚持每天上班,他说——

    “60多年来,我一刻也没有忘记党和国家的培养、恩师的教诲以及‘我为祖国献石油’的誓言。”

    面对稠油开采难题,彭顺龙立下铮铮誓言——

    “过去搞了10多年稠油开采技术研究,但没有重大突破。如果我们这些人10到15年内再搞不出来,就愧对党的培养,愧对子孙后代。”

    每天早晨,彭顺龙都会出现在新疆油田公司采油工艺研究院门口。今年86岁的他其实已经退休整整26年了。但这26年来,他一直坚持上班,每天从家步行到采油工艺研究院,风雨无阻。

    “60多年来,我一刻也没有忘记党和国家的培养、恩师的教诲,以及‘我为祖国献石油’的誓言。”这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采油工程技术专家说,自参加工作以来,他就立志报效祖国、献身石油。所以,即使退休后,他依然老骥伏枥、壮志满怀。

    “不能愧对党和国家的培养”

    1954年,彭顺龙考入新中国第一所石油专业高等学校——北京石油学院,在钻井专业三班学习。北京石油学院是中国石油大学的前身。上世纪50年代,中国还背着“贫油国”的帽子,石油是国家急需的战略物资。那时的年轻人都希望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,建功立业、报效国家,彭顺龙就是其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彭顺龙1958年从北京石油学院毕业后,义无反顾地选择来到克拉玛依建设新中国第一个大油田——克拉玛依油田,“我们和工人一起扛油管、背钢丝、爬井架,用打捞车提下井、下油嘴。生产中遇到什么问题,我们就着手解决这些问题。”彭顺龙回忆说,那段艰苦岁月里,他们用青春的风采与汗水见证了荒凉的戈壁所发生的奇迹。

    1983年11月,准噶尔盆地西北缘九浅1井上侏罗纪齐古组喷出了乌黑的稠油。时任新疆石油管理局油田工艺研究所副所长、总工程师的彭顺龙开始承担稠油工业化开采重任。

    “过去搞了10多年稠油开采技术研究,但没有重大突破。如果我们这些人10到15年内再搞不出来,就愧对党的培养,愧对子孙后代。”面对稠油开采难题,彭顺龙立下铮铮誓言。

    毅然辞官专攻稠油开发

    在稠油攻关中,彭顺龙负责制定课题总体攻关规划,起草外协合同,讨论每个子课题的技术细节,审核每一份设计图纸。当时究竟加了多少天班,熬了多少个夜,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然而,身为副所长,他不得不兼顾繁重的日常行政管理工作,这让他深感矛盾和痛苦:如果不集中精力攻关稠油开采工艺技术,自己立下的誓言还能实现吗?经过反复权衡和深思熟虑,他决定辞去副所长职务。

    这个决定让很多人感到意外,然而了解彭顺龙的人,却更加钦佩他。

    1985年冬,当克拉玛依九区稠油产量突破10万吨大关的捷报传来时,新疆石油管理局党委批准了彭顺龙的辞官请求。至此,油田上少了一位叫彭顺龙的副所长,但多了一位心无旁骛、潜心研究石油开采技术的专家。

    在彭顺龙的带领下,广大工程技术人员爆发出惊人的能量,到1989年,浅层稠油开发在吞吐和汽驱两大课题上共完成26个攻关专题,取得了39个研究成果,其中有5项达到国际先进水平,10项达到国内先进水平,实现了钻完井、汽驱、采油、检测模拟4个方面的技术配套,形成了强大的生产力。

    1990年,克拉玛依油田稠油年产量达到143.5万吨,运用这套技术开发的九区,成为我国西部最大的稠油生产基地。而由彭顺龙主持研究的《浅层稠油注蒸汽吞吐工艺技术》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、“六五”国家科技攻关先进奖;《克拉玛依九区蒸汽驱开采技术研究》获得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“七五”科技进步奖。

    在以彭顺龙为代表的一大批科研技术人员坚持不懈的努力下,克拉玛依油田的稠油开发迈入新阶段。

    “我要把一生奉献给石油事业”

主题测试文章,只做测试使用。发布者:平安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ellbiolint.orghttps://www.cellbiolint.org/188betguanfangwangzhi/20210826/16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