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新思想引领新征程·时代答卷】唱响新时代绿色发展“长江之歌”

  近年来,长江重庆段生态环境持续改善。图为位于长江支流大宁河流域重庆市巫山县小三峡滴翠峡的鱼头湾。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摄

  长江自古以来便是贯穿东西部的水运大通道。今年3月底,随着长江干线武汉至安庆段6米水深航道整治工程投入试运行,万吨级江海船舶可常年直达武汉,长江干线航道通航能力再次大幅提升。目前,长江干线货物年通过量已突破30亿吨,成为世界上运量最大、通航最繁忙的内河航道。

  与此同时,长江经济带小水电清理整改任务基本完成。截至2020年底,3500多座涉及自然保护区核心区或缓冲区、严重破坏生态环境的小水电站从长江经济带沿线退出,2万多座问题小水电站完成整改。

  疏和堵,正是长江经济带建设的一个缩影。近6年来,长江经济带建设坚持“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”的战略定位和“共抓大保护、不搞大开发”的战略导向,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,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,力度之大、规模之广、影响之深前所未有,生态环境保护发生转折性变化,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历史性成就。

  绿色发展深入人心

  前不久,在江西南昌市主城区赣江堤岸,出现了江豚成群结队浮出水面的景象。这是时隔40多年后这一水域再现江豚群逐场面。

  从2020年1月1日起,长江十年禁渔计划正式实施,成为修复长江生态环境的关键之举。“计划全面实施,生物多样性退化趋势初步得到遏制,江豚将越来越多出现在人们视野中。”对于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,国家发展改革委基础司司长罗国三充满信心。

  目前,长江流域水质发生了显著变化,生态环境发生明显变化。据介绍,2020年长江流域已首次实现消除劣Ⅴ类水体,且流域优良断面比例已提高至96%以上。一大批高污染高耗能企业被关停取缔,沿江化工企业关改搬转超过8000家。长江岸线整治全面推进,非法码头彻底整改,两岸绿色生态廊道逐步形成,沿江城市滨水空间回归群众生活。

  “更重要的是,长江经济带沿线干部群众思想认识发生了根本变化。”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综合协调组有关负责人说。

  过去一个时期,沿江部分省市一度急于追求经济快速增长,忽视了环境容量的有限性和生态承载的脆弱性,导致长江流域生态环境被严重透支。随着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长江经济带一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的落地,上述一些做法已得到彻底扭转。

  “今年3月1日,我国第一部流域法律长江保护法正式实施,为长江流域开展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以及各类生产生活等,划定了红线、明晰了边界。”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兼首席专家成长春表示,从长远看,该法律通过“严规矩”制度体系,为长江经济带建设提供了强力支撑,也将提升经济社会发展整体利益。可以预计,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的理念将深入人心并不断转化为各地实践。

  生态建设和经济发展实现双赢

  在长江流域生态环保发生转折性变化的同时,长江经济带沿线经济社会发展也取得了历史性成就。

  “长江经济带绿色高质量发展走在了全国前列。”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、政研室副主任孟玮日前表示,上半年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工作取得积极进展,长江经济带在全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中的引领作用进一步显现。

  数据显示,上半年长江经济带11省市地区生产总值24.88万亿元,同比上升14%,经济总量占全国46.9%。同时,绿色发展示范和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深入实施,初步形成一批可复制、可推广的经验做法。

  长江经济带整体对外开放水平持续提升。在我国已批准设立的21个自由贸易试验区中,有9个分布在长江经济带沿线省市,成为带动区域经济增长的高水平开放平台。同时,长江经济带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融合程度更高,在今年前三季度外贸进出口中,沿江大部分省份进出口增速超过全国平均水平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推动长江经济带建设体制机制不断完善,为长江流域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制度支撑。在共抓大保护方面,以长江保护法实施为标志,长江大保护进入依法保护的新发展阶段,生态环境行政执法、刑事司法和公益诉讼衔接机制初步建立;在促进绿色发展方面,建立了长江经济带发展负面清单管理体系,加快完善生态补偿、多元化投入等机制,为推动长江经济带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。

  以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

主题测试文章,只做测试使用。发布者:平安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ellbiolint.orghttps://www.cellbiolint.org/yaowenyaolun/20211022/706.html